“人类猴痘疫情”在扩散似有多条传播链会波及中国吗?继英国、葡萄牙和西班牙等欧洲国家相继报告罕见“人类猴痘(Monkeypox)疫情”后,当地时间5月18日,美国也通报1例确诊病例。

 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(WHO)信息,猴痘属于病毒性人畜共患传染病,最早是在猴子身上发现的,可由动物传给人。导致这一传染病的病原体叫猴痘病毒,是正痘病毒属的一种,和天花是“近亲”。

  “人类感染猴痘病毒,过往主要发生在中非、西非,极偶尔会传播到世界其他地区。”路透社报道,英国卫生安全局认为,猴痘病毒或已在社区中通过密切接触传播,正加紧调查感染源。

  5月19日,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称,在新冠大流行期间,非洲暴发多次人类猴痘疫情。“我们与欧洲疾控同行保持密切联系,试图摸清欧美的感染源。”

  “目前不清楚病毒的本地传播程度。不清楚病毒是从英国扩散到欧洲大陆,还是反之。”WHO新发疾病和人畜共患传染病部门负责人玛丽亚·范·科霍夫(Maria Van Kerkhove)接受采访称,“显然,传播已经持续数周。”

  图片说明:猴痘症状类似天花,常见症状包括发烧、头痛、瘙痒,皮肤会长出水痘状脓疮,从脸部蔓延到身体多部位。/Imperial College London

  人类感染猴痘病毒的历史,始于1970年代。刚果民主共和国1名9岁男孩是首个确诊者。

  此后,有10个非洲国家陆续报告人类猴痘病例。其中,尼日利亚从2017年9月至2022年4月30日,持续报告确诊和疑似病例。

  2021年,美国、英国、以色列、新加坡先后报告确诊病例,相关患者都有尼日利亚旅行史。

  而在本次欧美猴痘感染中,英国是首个报告确诊病例的国家。该名患者被发现曾赴尼日利亚旅行。

  截至当地时间5月18日,英国已累计报告9例确诊、1例疑似。流行病学调查显示,最初3例感染者属于同一家庭。此后多例感染与该家庭没有已知联系,都没去过猴痘流行国,感染地点、方式不明。

  葡萄牙和西班牙皆是首次报告人类猴痘病例,确诊和疑似者累计超40例。他们和英国确诊者的关联,暂不明确。

  西班牙卫生紧急应变中心主任费南德·西蒙(Fernando Simon)指出,该国病例集中在马德里地区,目前看不会造成大流行,“但不能完全排除可能。”

  在美国,马萨诸塞州公共卫生部于5月18日报告首例确诊。美国STAT网站援引疾控部门发言称,该名感染者曾驾车前往加拿大,不清楚其与欧洲病例有无联系。

  若感染源皆能追溯到尼日利亚,将是一个警示信号。美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(CDC)高危病原体和病理学部门副主任詹妮弗·麦奎斯顿(Jennifer McQuiston)指出,这或表明当地的猴痘感染数要高于官方统计。

  WHO将于下周初召开一场猴痘和正痘病毒专家研讨会。已透露的议题之一是:近年来,猴痘病毒的流行病学特征发生变化。

  “这次与我们通常认为的猴痘感染,有很大不同。”詹妮弗·麦奎斯顿告诉STAT,“我们有一种感觉,可能有一些不寻常的传播方式,如某种形式的人际密切接触——以前,我们没把它列为猴痘传播途径。”

  WHO的“猴痘”信息页显示,猴痘病毒的动物宿主不明。它能感染猴,刚果疫情就与之有关;还能感染土拨鼠、兔子等,并传播给饲主。

  2003年春,美国成为首个除非洲大陆外、报告猴痘疫情的国家。溯源发现,该次疫情的感染者大多接触过进口宠物草原犬鼠。而这些草原犬鼠是和土拨鼠一起饲养的。

  WHO信息表明,在主要流行国,感染者多是在杀死或准备食用野味时,从受感染的动物身上获得病毒,包括直接接触感染动物的血液、体液等。感染动物若烹饪不当就吃进肚,也是危险因素。

  二次传播或人际传播主要通过呼吸道飞沫。带有病毒的飞沫可以感染眼睛、鼻子和咽喉黏膜。健康人接触感染者的体液,或接触被猴痘污染的衣服、床单,也可能导致感染。

  但在本次英国疫情中,英国卫生安全局特别提出“关注生殖器病变”。原因之一是,在确诊者中,不少人主动报告有过男男性行为。

  玛丽亚·范·科霍夫也证实,大多数病例是在男同性恋、双性恋或男男性行为者中发现的。但她警告,不要过度关注这一事实。

  “除非我们有明确的流行病学数据和分析,否则现在就给传播方式下结论,或认定性接触是传播途径,为时过早。”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病毒学家迈克尔·斯金纳(Mike Skinner)撰文称,要先排除其他感染因素,再探讨性传播的可能。

  “从本质上讲,亲密接触都存在传播可能。这和性取向无关。”迈克尔·斯金纳强调。

 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国际公共卫生教授吉米·惠特沃思(Jimmy Whitworth)提出另一种理论:各国调整新冠防疫措施后,国内外旅行增加,给各种病毒以传播机会。

  她认为民众无需恐慌。“这是一种严重疾病,我们要认真对待。但它不会像新冠那样成为全球大流行病。”

  “临床医生和公共卫生部门要保持警惕,尽早发现病例、阻断传播。民众要记住,猴痘传播依赖于密切身体接触,因此它不太可能迅速传播和暴发。”迈克尔·斯金纳介绍,猴痘和天花的致病性有很多雷同之处。但猴痘的临床严重程度较轻,病死率在1%-10%。天花的死亡率则超出30%。

  WHO认为,随着1980年消灭天花、随后停止接种天花疫苗,猴痘已成为最严重的正痘病毒。目前没有针对性药物或疫苗。

  过往经验证明,接种天花疫苗可防止猴痘,有效率为85%。STAT报道,美国在2003年猴痘疫情中,用到过天花减毒活疫苗。该文没有说明,相关疫苗是用作药物治疗或其他。

  《漫话疫苗》作者邵忆楠告诉“医学界”,自天花在全球被消灭后,几乎所有80后、90后及00后都没打过牛痘疫苗。如今在我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官网,已无法查到天花疫苗的相关批签发信息。

  根据既往文献内容,在2003年WHO召开修订天花疫苗规程研讨会上,我国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汇报相关的战略储备情况。

  邵忆楠介绍,一些国家也有医药企业进行天花疫苗的战略储备。近年来,国外也有新的天花疫苗获批上市,但没有单纯基于猴痘病毒制备的、用于常规预防猴痘的疫苗。有一些疫苗被获批用于特殊情况下预防猴痘。

  比如某款改良版的牛痘非复制型减毒活疫苗,目前被用于预防天花和牛痘。该款疫苗已获欧盟、美国批准。在美国,该疫苗可用于≥18岁猴痘高危人群,进行有暴露风险工作和暴露人群的接种。

  英国卫生安全局声明指出,人类感染猴痘病毒后5至21天,可能出现症状,包括发烧、头痛、背部和肌肉疼痛、寒颤、疲劳及淋巴结肿大。淋巴结肿大是帮助医生区分猴痘与水痘、天花的最突出症状。

  “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专注阻断传播。必要时提供支持性隔离设施和临床护理,并保护卫生工作者。”玛丽亚·范·科霍夫说。

  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》,啮齿目动物为“有害生物”,不允许过境。因此,猴痘病毒经由入境旅客携带的动物传到中国,可能性不大。

 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